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8759|回复: 1

[杂谈] 那些快淡忘的陈年旧事

[复制链接]

发表于 2018-8-1 00:09:05 |显示全部楼层
此帖献给八,九十年代曾经奋战在会昌糖厂拉蔗征途的司机兄弟们!你们辛苦了!】
前段时间碰见位老朋友,说起这位老朋友还真是患难之交,差不多有二十多年情谊,后来他去外省发展了,所以有十多年未相见。这次碰上真的让人感慨万端,时间都去哪儿了?再相逢时我们都老了,数着指头回忆从前的点点滴滴。他说我俩的友谊还得从九十年代糖厂拉甘蔗算起,因为当初我俩共同承包了一辆老解放牌的车去帮糖厂拉甘蔗,俩人都是新脚手没啥行车经验,按现代派说法纯属菜鸟,当初脑袋瓜子发热就敢去担如此大风险的事,说实话,比扛着菩萨过河还险呀。新手开车上路,就跟玩命似的。记得第一次上岗是晚上,因为车老走不远就派我俩去*兰拉甘蔗,到*兰都半夜了,糖厂驻点的要我过河去装蔗,妈呀,没有桥,要过渡才可以开到对面去,我手握方向盘才一个多月呀,这点技术在省道走还马马虎虎,要开车过渡从来没试过,人在江湖,硬着头皮把车开到河边,朋友他更胆小,早早下车先上到船去指挥,撑渡老大站在后边用力压着船尾,并大声呼我开车上船,我哪玩过开车上渡船呀?我招手想叫他下来开,他比我更怕死。没办法,已经上了绞架,不死也得脱层皮。最后咬着牙加大油门往船上冲去,当车压到船头时瞬息间把船尾翘了起来,吓得我一个急刹车,船老大没想到我是菜鸟师傅,所以把他翘翻了个狗吃屎。他爬起来气急败坏骂我,但还拼命招手让我开上来,最后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车开上船,刹那间车上船就平衡了。我自觉理亏,没等他开骂赶紧递上二包好烟才让船老大闭嘴,坐在车上吓到我双腿打抖。其实老司机都知道开车上渡船时不能停,一鼓作气冲上去,因为我从来没试过所以有点怕!才刹了车,差点把船都翘翻了。我朋友也吓得魄散魂飞,开个车当玩命似的!当初我俩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真敢去玩命,现在想起来都吓出冷汗。
后来开多了就成老司机,经验都从实践中学来的。有时想起来也蛮有意思。我为糖厂拉了几年甘蔗,慢慢的悟出很多窍门。过去当司机的名声不好,有人开玩笑说十个司机九个嫖,私下我不说他人长短,这风流事说多了容易得罪人,我算是老实人啦,不是有意往自家身上抹金,虽然身处风流之辈群里,但因为自家得了气管炎所以这方面有所收敛,当然因为职业还是碰上不少艳事,有些倒是能挺过去,有些场合没办法就逢场作戏,呵呵,无意为自家辩护,总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,挣个眼闭个眼也就过去了,朋友面前啥事不隐瞒,老婆面前打死不承认,因为自家坚贞不屈所以没吐露一丁点丑事,难得家里红旗不倒和谐到现在,其实男人要全坦白了,这家就不和谐了,非散了不可,虽然心中有愧对老婆,男人大丈夫在外面也不能太软蛋,不然没人和你玩的,我可是实话实说哟,今天不该说的也说了,那就再讲一件事给大家乐一乐。。。。
那年拉甘蔗包*兰那片,车子比较老所以不敢走远的。俩人换班我白天休息晚上拉通宵,好在年轻也没事,记得有个晚上九点多开车到*兰河对面村装蔗,刚下渡船就被一个少妇妹子拦下,本来开车累得有些睡意被她一拦全吓没了,少妇妹子在车前灯下照着看去还蛮年轻【比家里那位年轻哟】,我也无聊想戏弄她一下;你干吗?打劫?少妇侧身踏上车门迎笑脸送上一包烟;师傅!今晚给俺拉一车吧,俺男人去打工了,俺一个女人守了三夜抢唔到车,麻烦痕帮介忙,好吗。少妇哪口气听了挺可怜的,何况我又是性情中人,最见不得眼泪,看她可怜巴巴也不好意思拒绝,只好接过她递来的烟【潜规则拉谁家的都有一包烟】,我点头同意了,‘你上车带路。。。’本来拉谁家不是拉呀。还不如卖个人情给她吧,本来车进村拉蔗的是要村干部安排的,但村干部也贪污腐败,有人面的都不用抢,可怜哪些孤立无援守着蔗摊都不敢合眼。有些事司机知道不说了罢,车子进村后果然村里干部拦着不肯让她先装,看她眼泪都下来了,我就下车把村干部拉到一边说;她是我的远方亲戚,今晚先来拉她的。村干部半信半疑又对我没办法,毕竟司机有些特权,最后无可奈何,妹子看到我帮她说话,整个人都兴奋了,再说人家孤儿寡母守了好几夜,村干部也不是啥好鸟,别的就不去揭穿了【说多了得罪人】。我把车摆在她家蔗摊傍,请来的邻居马上帮她家上车。然后她就引导我去她家吃宵夜【拉蔗师傅一天不知要吃几餐!】,都快半夜了,到她家也就一里地远,其实半夜也吃不下什么,帮谁家装老表都很热情,我也心不在焉跟着她去,来到她家,才知道家里老人都去搬运蔗去啦,灯光下见她容貌俊俏,她说半年前刚生完孩子,老公会些手艺在外赚钱【打工地方太远回不来】。乡下人待人接物比较厚道,又因为我帮了她大忙,在她心里这人情蛮大的,刚坐上桌,她就倒上一大碗酒娘,还端出几个盐浸鹅蛋,第一次见过鹅蛋也会拿来吃,听老人讲鹅一年才下二次蛋,很珍贵。妹子解释说,这几个盐浸鹅蛋是没打到种的。呵呵,鹅也会放空炮。她默默陪我一起喝酒听我吹牛【那个年代没抓酒驾的,酒肉串肠过,人借酒壮胆。】,后来知道她算是个留守女人,公婆又老了,她一人撑个家也不易,个把钟就说装好车,我问谁去糖厂下蔗?妹子说她去【她家也派不出人去】。酒醉蛋饱,说走就走。开车到渡船时已经是后半夜,也许是开得太累了,走到省道就开始打瞌睡。我怕出事就停路边对她说;我休息半个小时叫醒俺,她说好。每天拉甘蔗也太累了,车停下后我就靠坐背睡了,后来不知不觉就往她身上歪过去【后来妹子说的】,妹子好贤惠竞把双腿当枕头让俺睡,还迷迷糊糊之中做了个美梦。梦见一片草原,草坪中有位大姐在挤牛奶,我站在她旁边,闻到一股牛奶味,大姐把刚挤的牛奶递给我喝,我喝了一大口,仿佛空中都漫迷着奶香味。猛然醒来,似乎鼻子上真闻到一股奶香味,原来我是睡在妹子的大腿上,因她还在哺乳期,估计两个奶子奶水涨得厉害浸透的衣衫,凭感觉她衣服上有新鲜的奶渍。所以如此近身闻到有奶味也就再自然不过了,醒来后我赶紧坐正位置,脸上差得无地自容,虽然好象做了个人情于人家, 她也觉得用腿当枕头很自然的事,当时如果下流去吃人家豆腐,也许她【不】会顺从,但这样做纯粹是落井下石之徒!我对她说了声谢谢,又继续开车上路。谁知车开到老虎脑上坡时,车底的转动轴传来异响,没办法,只好停车拿手电筒下去检查,检查才知发动机传动轴罗丝有几个全松脱了,半夜三更请不到修理工,一个人又真不好修,因为要打手电筒。妹子见到忙说是否要帮忙?我从后靠背拿下几张纸壳,她也就下来帮个手。俩人脸朝上爬进车底【凡是底盘修理都是脸朝上才爬得进去,经验】,和她脸挨脸钻在车底开始修理,她拿着手电筒照着帮递个工具,俩人挨着能听到呼吸,第一次和一个异性躺在车底下【如果说没一点心动?那是骗人,但做人有底线】,我当时真的是想帮她,根本没把她当成啥风花雪月的女子,倒觉得自己做了个善事。妹子从我的言行也看出来我是位正人君子。虽然不能包含他人是否有杂念,但我是问心无愧。车很快修好,天也亮了,开到糖厂下了蔗,妹子说请我吃饭,我谢绝了,并按排接班司机带她回去。妹子坐上空车,还久久回过头看我,知道她心里真诚想感激我,但对我来说,这种事就如人生中一朵小浪花。淹没在茫茫的风花雪月之雾里。

发表于 2018-10-9 12:24:55 |显示全部楼层
岁月如歌,回头看看,你还站在小村旁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